澳门龙虎app

当前位置:»
澳门1597-谁愿以青春做注,赌一段岁月无双

澳门1597-谁愿以青春做注,赌一段岁月无双

2020-01-11 17:23:06

澳门1597-谁愿以青春做注,赌一段岁月无双

澳门1597,凡是遥远的地方,对我们都是一种诱惑。

不是诱惑于美丽,就是诱惑于传说。

愿我们都能以梦为马,随处可栖。

诗酒趁年华!

01

路远马遥,何处可栖

有人说,到不了的地方就是远方。

我勾勒的远方是美丽的、淳朴的、神秘的。

如果有机会去远方,你会选择去哪里呢?

记得当年母校给我们的选择有亚洲邻国,有欧洲,有拉美。

也许是被马丘比丘的太阳神庙所吸引,也许是被亚马逊雨林的刀耕火种的文明所俘虏,也许是被神秘的印加文明所诱惑······最后,我将自己的远方定在了相对偏远的拉丁美洲。

2013年的九月初,我与同学拎着两只大行李箱,从上海出发,在阿姆斯特丹转机,历经31个小时才到了目的地。彼时,我已经吐得昏天黑地,四肢无力。

当机舱乘务人员鼓掌,庆祝飞机安全到达目的地时,我才意识到真的离祖国很远了。

初时的兴奋、好奇,早已被惶恐、疲惫捶打得七零八落。

此后一年,赤道南北,东西时区。

熟悉的一切,只能留在梦里了。

02

世界无雨城

plaza de armar(武器广场)

南纬12°06’ ,西经76°55’。

利马lima,秘鲁的首都,我的目的地。

这座城,位于南美洲太平洋沿岸,全年气温在13°~26°之间,全年少雨。

虽然少雨,多靠引水。但社区花园很多,一年四季,色彩斑斓,只是无香,不过空气中弥漫的巧克力酱、咖啡、和甜面包的香味倒是弥补了这一缺憾。

要说吃,当地的美食,绝对可以满足不少老饕的口味,这个荣获世界最佳美食目的地的菜系,可不是浪得虚名。作为一个移民城市,各种美食在此汇聚,加上此地独有的食材,经过融会贯通,形成了它独具一格的饮食文化。从国菜ceviche (柠檬汁腌海鲜) 、国酒pisco sour(皮斯科酸酒)到传统美食causa (土豆泥派)、aji de gallina(起司黄椒烩鸡肉)、还有一些特色餐点如picarones (甜甜圈)、crema volteada (秘鲁焦糖布丁)······一起来的姑娘,大抵都胖了十来斤吧,直到现在都记得有一次聚餐,有人一口气吃了7个甜甜圈的辉煌战绩。虽然当地人爱吃甜食、炸鸡、土豆,但却丝毫影响不了当地姑娘们超级棒的身材。

causa

ceviche

除了吃以外,当地人也是出了名的热情奔放爱自由。记得刚到时,陌生人出电梯里也会笑着跟你说再见,仿佛你们是相交多年的老友。我生性内敛,不爱讲话,可实在是一张亚洲人的脸太打眼,本着不给祖国丢脸的原则,每次出电梯都会对着一群陌生人礼貌地道一声“chao(再见)”,立马飞奔而出。所以每次外出打车,我都有些头疼。实在是司机们都太热情,我那可怜的西班牙语完全应付不了他们的一路攀谈,索性装听不懂,摇头,保持微笑。

pueblo libre

当时住的地方在pueblo libre,离海边大概有两三个街区,能看到太平洋的落日。在利马,还算安全的区域,以我谨小慎微的性子,基本上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不在夜间活动。不过,在白天有些区域也是不安全的,在抵达的第二天,前辈们以血泪教训告诉我这个事实,所以每当我去逛中国城时,一定是怎么土怎么来,黑t恤,色彩斑斓的民族裤,淹没在人群里的穷屌丝。

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,所以出门在外一切还是靠自己小心。在保护自己安全的前提下,也不妨碍你去赌场和大爷大妈们一起打发时间,夜晚去酒吧喝一杯矿泉水,在广场上和丰满的印加姑娘即兴跳上一段salsa,对吧?

03

高原雪山

huaraz

南纬9°,西经77°。

huaraz,高原山城,海拔4091米。

晚10点半从利马乘汽车出发,秘鲁南部的路况较差,晚上多次被颠簸的汽车震醒,夜半醒来朝窗外一看,悬崖峭壁,吓得再也无法入睡。只要司机打个盹儿,可能我们都要全完蛋,不得不佩服司机深夜驾驶的能力。除了悬崖峭壁,窗外也有满天星辰,没了云雾遮挡和光污染,高原上星空也很美丽。

历经七个多小时的颠簸,于次日清晨踏上huaraz的土地,阳光很好,空气有些凉,很安静。导游带我们找到一家安静的家庭小旅馆,安顿好后,我们开始了为期三天的旅行。

同伴的高原反应强烈,我们不得不给我们的水杯装上足够的古柯coca茶,咀嚼古柯coca叶,以减轻高原反应。汽车在高原的崇山峻岭间穿行,似乎没有止尽。一望无际的草原,没有绿意。偶尔有一群羊驼or驼羊闯入我们的视野,之后便是长久的空旷。

高原景观

驼羊

湖泊

汽车在山间穿行,停在一户当地人家前,解决我们的午饭。很原始的厨房,食物都是高原上自家产的,类似于农家乐,忙碌的印加女人在露天厨房做这些食物,除了土豆和玉米以外基本上都是肉。

雪山

帕斯托鲁里雪山海拔5240米,常年积雪,终于到达雪山脚下,走出车门,气温陡然下降,稀薄的空气裹着雪山的寒凉扑面而来。幸好都带了厚外套,在车上加了衣服,依然抵不住空气中的寒气,同伴们各种高原反应,头痛、呕吐······。我们需要从4000米爬到5200米的雪山顶,也可以骑马上山顶,看看不远处的雪山,想想自己也没什么高原反应,果断地放弃了。同伴们踏马而过,只剩我一人,在山路上缓缓独行。然行走不到一半,就感觉呼吸困难、头晕脑胀,心跳加速。略做歇息,咬紧牙关终于到达山顶。在低气压下,寒冷和兴奋交织着,心脏嘭嘭直跳,不能久留,

04

去沙漠看海

paracas

年少看书时记得有人说,南美洲的沙漠有世界上最美的星空,我一直祈盼有一天能去南美洲的沙漠看星星。后来,终于成行,前往南美洲的沙漠帕拉卡斯(paracas)和伊卡(ica)

清晨六点从利马出发,沿途经过太平洋亚热带海岸沙漠,偶有沙漠植物稀稀疏疏地挣扎于这片空旷的沙漠,沙漠的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,左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漠,右边是广袤的大海。

来自大洋的海风,冰冷刺骨。在这里沙漠和海洋完美地结合,沙漠微白,海水浅碧、深蓝、墨绿似一副轻摹慢抹的画作,有一种说不出的慵懒与随意。

海湾

烛台壁画(非人工)

鸟岛

离开paracas一路向南,大概两个小时的行程抵达沙漠ica(伊卡)。烈日下茫茫沙丘,一望无际。车内热浪一阵阵袭来,仿佛能感觉体内水分迅速流失。这座处于秘鲁边陲的沙漠小镇,全年干旱无雨,依靠安第斯山的雪水,农业发展不错,最出名的要算葡萄园了吧!车一进小镇,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醇香让人忍不住使劲吸一口气。

huacachina沙丘

沙漠运动——滑沙

huacachina绿洲

huacachina绿洲是全球10大最壮观的沙漠绿洲之一,也是世界上七个最有魅力的沙漠绿洲之一。当地的朋友说她还有一个名字“情人的眼泪”。

05

失落之城

马丘比丘古城遗址

很多人到秘鲁,都是为了见一见这失落的印加古城——马丘比丘,而我也是为太阳神庙及太阳贞女的传说而来,神秘的宗教色彩,众说纷纭的印加帝国给了世人太多遐想的空间。

在1532年,印加帝国正当全盛期,拥有600万国民,掌握了当时先进的有色金属冶炼、加工技术,能制造出一流的冷兵器,还有像马丘比丘那样险要的城堡可坚守。怎么就突然灭亡了呢?

朝代盛衰,历史更替,弱肉强食我们都能理解,可是这样一个帝国,不论从天文、建筑、哲学,都足以借鉴的古代文明,竟然没留下任何记录,就这样消亡了,实在让人遗憾。

当秘鲁沦为西班牙殖民地后,民间就一直相传,在茫茫的安第斯山脉中,有一座神秘的印加古城。300多年间,探险家们多方寻觅,均无所获。直到1911年,有人才在距印加古都库斯科城120公里、海拔2400多米的群山之间,发现了这座被白云和密林覆盖的高原城郭。

观光火车

云雾中的马丘比丘

古建筑

古城下的乌鲁班巴河

那年年末,刚好有一个月的假期,准备了八天的南部行程,取道印加古城库斯科(cusco),前往马丘比丘。当时阴雨连连,寒冷至极,从库斯科坐小火车,哐当哐当朝着马丘比丘行进。等我们到达山顶,发现的是一片巨石的遗址,高低错落,有点梯田的感觉。这些石头建筑连灰泥都没有使用,完全靠精确的切割堆砌来完成,修成的墙上石块间的缝隙还不到1毫米宽。导游随手在地上一划,这一块就是太阳神庙,这一块是祭祀的地方,听得我目瞪口呆,无他,就这么几平米的地方,功能竟然如此强大。

印加帝国雄霸一方,他们信奉太阳神,建立了完善的农业体系,遗憾的是直到他们突然“失落”,印加帝国还没有自己的文字(或者还没有被发现)处于结绳记事阶段,印加人的历史完全依靠一代代印加人的口耳相传。

06

的的喀喀湖

普诺

一月初的普诺(puro)有些清冷,浅色的民居散落在的的喀喀湖畔青黑色的风景中。

普诺拥有十万人口,湖山之间,一块小小的平原,整个城市就在这一小块地方展开,密密麻麻盖满了房子。这里与玻利维亚的拉巴斯(lapaz)仅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因为对面的物价更便宜,很多当地居民经常坐车去对面的市场逛一逛。因为这里是南部高原的最大城市,也是地区的交通枢纽,秘鲁甚至玻利维亚南部高原人民的各种文化都在这里集中,成为了民间歌舞之乡。

晴天时的浮岛

阴天时浮岛

浮岛与浮岛之间的交通工具,草船

taquile岛

岛上的居民集体合作建房

村民在打完招呼后,会送给你几片古柯叶子,这是他们的习俗

导游告诉我们,根据老奶奶的头巾就可以判断她的基本情况了

虽是夏季,但地处高原,我们抵达之时,刚下过一场小雪。天有些暗,坐上小游轮前往的的喀喀湖上的浮岛,湖面雨大浪急,乌云密布似一口锅扣在湖面。近半个小时的水路,才看到湖面上漂浮着一座小岛,远看宛如童话世界,美得不真实。小岛是用一种叫totora的蒲草连接在一起,浮在水面上,虽然有像锚一样的东西固定,但还是会移动。原住民的生活很艰苦,岛上不能生火,洗澡只能坐船去普诺城,所谓的房子,也只是一家人一张床那么大,再搭上totora,就是家了。在的的喀喀湖上,还有其他岛屿,如taquile,不同于浮岛,它们有自己的土地,可以种植植物。所谓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这就是生活吧!

从北到南,走过这些地方,自然环境恶劣,沙漠、高原、雨林。那些坚守土地、河流的印加原住民,贫穷、艰难,却始终饱含微笑,仿佛今天的日子就是最好的日子,当下的一切都是最好的。

人生如逆旅,你我皆行人。

我们厌恶着眼前的苟且,总幻想着有一日挣脱束缚,不顾一切想追寻心中那片海。你怎知你眼中的苟且,不是他人的诗和远方?若是自己内心一片荒芜,你到哪里,哪里都是你的苟且。

本周六毕淑敏老师与樊登老师联袂为大家解读《世界如锦心如梭》,在旅途中感知文明的密码,倾听我们内心的呼唤!

新闻

栏目资讯

推荐